根据彭博社新能源财经(BloombergNewEnergyFinance)最新报告称,全球储能市场预计在..
麻省理工学院(MIT)的研究人员发明了一种类似电池的系统,能够储存热能并在需要时释..
11月11日,由中国能建中电工程华北院设计的京张冬奥迎宾廊道光伏发电项目并网发电..
水能要闻
葛洲坝阿根廷水电项目搁置十个月 已于近期重启
2017-11-08 09:05:49 来源: 作者: 【 】 浏览:21次 评论:0

由葛洲坝集团承建的总投资达380亿人民币的阿根廷基塞水电站项目,在2015年末阿根廷新一届政府上台后经历了合同条款变更的谈判,后又因缺少环评报告,遭阿根廷环保组织起诉,于去年底暂停施工至今年10月。

葛洲坝国际公司于近期发布消息称,10月12日,项目监理发布主体工程开工令,项目主体工程复工各项工作准备就绪;13日,阿根廷能源矿业部部长胡安·何塞·阿兰古伦(Juan José Aranguren)视察了项目的施工现场,并宣布基塞项目开工令正式签署。阿根廷联邦最高法院已于10月6日宣布项目禁止令解除。

位于阿根廷圣克鲁斯省的基塞水电站项目(Kirchner-Cepernic Hydropower Project, “KCHP”)是阿根廷在建的最大水电项目,也是中国企业目前在海外承建的最大水电工程,公司宣称在2015年2月举行了动工仪式。但是,由于受到阿根廷环保人士及当地居民的反对,阿根廷最高法院于2016年12月21日做出初步判决,暂停基塞项目,并要求项目方提供环境影响报告,在国会监督下开展公众听证会。

8月28日,阿根廷政府发布公报称,在完成最高法要求提交环境影响报告并在国会召开听证会后,阿根廷政府批准了基塞水电站的建设。

阿根廷环境与自然基金协会(FARN)的政治和经济协调员Maria Dl Paola向财新解释称,自2016年12月被最高法院下达动工禁令后,基塞项目的主体工程无法进行施工,只能做一些周边的土建,如修路、工人宿舍等。政府公报其实是告知公众,已履行阿最高法要求重新做环评、开展公众听证会结果的公示,是否可以恢复动工需最高法决定。

阿根廷驻华大使盖铁戈(Diego Ramiro Guelar)于10月初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表示,基塞水电站项目一度搁置,一方面是新政府需要修改合同的部分内容。“阿根廷政府和中国政府,以及葛洲坝集团和中国的银行有很好的合作,但仍然需要重新谈判。另外,如果没有完成环境影响报告,是不可能在阿根廷国内开展任何工程的。

盖铁戈称,项目搁置的主因不是2015年末新政府上台,而是缺少必要的文件和法律程序,环境影响报告就是其中之一。“环评报告在今年8月终于完成,并提交国会和公开听证通过。”

葛洲坝海外最大水电工程

基塞水电站项目位于阿根廷南部巴塔哥尼亚地区(Patagonia)圣克鲁斯省中南部的圣克鲁斯河(Santa Cruz River)上,距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2100公里,由两个在同一河流相距65公里的NK(总统)水电站和JC(省长)水电站组成。项目装机8台,总装机容量为1310兆瓦。

2013年11月,葛洲坝集团发布公告,中国葛洲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阿根廷 Electroingenieria SA和Hidrocuyo SA三家公司按54%、36%、10%的股权比例组成的联营体,于2013年10月31日与阿根廷联邦计划、公共投资和服务部签订了基塞水电站项目合同,内容涉及融资安排、两座水电站的设计、施工及15年的运行维护。2014年7月习近平主席访问阿根廷期间,该项目完成了融资协议的签署。

根据2013年11月中标后葛洲坝披露的公告,水电站项目合同总金额为229.258亿比索(约合47.1435亿美元),折合人民币287.82亿元,由中国葛洲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和阿根廷 Electroingenieria SA按60%和40%的份额完成,其中85%是中方银团向阿政府提供的买方出口信贷,原计划工期66个月。该项目由中国国家开发银行牵头、中国工商银行和中国银行参加的中国银团为项目提供融资,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为融资提供商业保险。剩余15%的资金由阿根廷政府自筹,项目业主为阿根廷联邦能源矿业部。

葛洲坝集团2014年年报显示,2014年7月,在习近平主席访问阿根廷期间,阿根廷经济部与中方银团正式签署了融资协议,将向阿根廷提供75亿美元的贷款,其中47亿美元用于支援圣克鲁斯水电站项目。2015年2月阿根廷前总统克里斯蒂娜·基什内尔访华期间,正式启动开工仪式。

两次停工

2015年12月,阿根廷现任总统毛里西奥·马克里履新,提出要对前任总统克里斯蒂娜·基什内尔任期内签订的基塞水电站合同重新审议并暂停支付。当年底,工程进度随阿根廷政权更迭被迫中断。

圣克鲁斯水电站项目曾是阿根廷前总统克里斯蒂娜·基什内尔任内最重要的公共工程项目之一,圣克鲁斯省是克里斯蒂娜总统的家乡,“内斯托·基什内尔总统水电站”以克里斯蒂娜总统已故丈夫,2003年-2007年担任阿根廷总统“内斯托·基什内尔”命名。

新华社2016年5月的报道称,中阿联营体2016年4月27日同阿根廷能源部确定了对合同的重大变更,发承包双方最终就工程量、工期、费用等主要变更事项及关键条款达成共识,并正式签署关于“基塞”项目重大合同变更的前述文件。同时,阿根廷中央政府也与项目所在地圣克鲁斯省政府达成协议,双方初步同意电站所有权归中央政府,发电并入全国中央电网统一分配,圣克鲁斯省仅收取电力销售收入约12%的特许经营税。

部分变更的内容包括,合同的工期从66个月延长到88个月,预计完工时间为2022年4月;并考虑到对冰川和环境的影响,两个水坝的设计均减少了涡轮的数量,降低了水坝的最大高度。此外,葛洲坝在2016年年报中披露,项目合同金额折合约为380亿元人民币,比287.82亿元人民币的合同金额增加了将近100亿元。

在2016年年底被阿最高法院裁决之前,基塞水电站项目主要进行临建及土建机电的设计,以及技术资料的编制和报批等工作。回款方式即由项目业主按工程进度向葛洲坝支付工程款。葛洲坝2016年年报称,截至2017年1月份已累计获得支付占合同金额比例为15.87%,项目回款情况正常可控。累计确认收入80.8亿元人民币,累计成本投入74.7亿元。

中国驻阿根廷经商参处网站显示,阿根廷《民族报》2016年10月报道,为解决电力紧缺问题,阿政府将在未来几个月内重启已搁置、推进正在进行的共计六个水电站项目,其中包括中国提供贷款的圣克鲁斯水电站项目。

双方政府即将再次推进圣克鲁斯水电站建设之时,该项目又受到环保人士的抗议。根据全球环保组织“国际河流”的测算,水电站的建设将会改变圣克鲁斯河的流向,并且将其超过50%的流域变为水库,将巴塔哥尼亚地区大约4.7万公顷的土地置于水下,将会改变该区域的生物多样性和文化,曾在1981年被评为世界自然遗产的阿根廷莫雷诺冰川也势必会受到影响。

2016年年底,巴塔哥尼亚律师协会(Patagonian Environmental Lawyers Association)及森林银行基金会(Forest Bank Foundation)以违反阿根廷第23.879号法律《水利工程环境影响法》的理由起诉基塞水电站项目。2016年12月21日,阿根廷最高法院达成初步判决,下令其暂停施工,要求阿根廷政府重新做完独立的环境评估,并在国民议会进行公众咨询及听证之前,不得继续进行水坝主体工程的建设。

2017年7月,阿根廷国会就最高法院判决专门举行了公开听证会,讨论基塞项目的新环评,这是阿根廷法院首次强制要求在国会举行环评的公开听证会,包括政府官员、非政府组织、专家、圣克鲁斯省卡拉法特(位于基塞项目开发地附近)居民等在内的 120 余人参加了本次听证会。

葛洲坝集团2015年年报、2016年年报中均披露了阿根廷基塞水电站项目作为“在建重大建设项目”的情况,其中2015年年报显示,当年年末完工比例已达13.30%;2016年年报中对于该项目在建情况的介绍注明了“合同金额发生变更”,当年年末完工比例达到21.93%。2017年半年报并未提及项目进展情况。

谁在反对建大坝?

由阿根廷环境与自然资源基金会(FARN)、阿根廷鸟盟、森林银行基金会、阿根廷野生动物基金会、阿根廷动植物基金会和自然未来基金会等机构发起成立了“无水坝的圣克鲁斯河联盟”(Santa Cruz River with no dams),该联盟在2016年5月、2017年3月和8月分别给基塞水电站项目承建方葛洲坝集团及中方融资提供方写信,意图提醒中方注意基塞水电站在阿根廷国内可能造成的声誉损失和社会风险。

其中提到了对环评涉及范围的担忧:比如电线的安装将造成的环境影响,对莫雷诺冰川及与阿根廷湖相连的兀沙拉和 Spegazinni 冰川的影响;水坝将危害重点保护地区的环境和生物多样性、影响鱼类迁徙、加速灭绝稀有物种,如阿根廷??;就文物及考古遗产而言,基塞项目将影响洞穴绘画,盖印岩画和当地族群的圣地,以及马普切人-特赫尔奇人群体居住区域。

另外,联盟还提到了对基塞水电站项目审批程序的担忧。“新环评的不足在于缺乏时间开展全面详细评估研究。主要是中国政府带来的压力,目的是尽快完成新环评,恢复基塞项目的推进。”

环境与自然基金协会(FARN)的政治和经济协调员Maria Dl Paola向财新记者提供的一份资料显示,国家开发银行安徽省分行曾于2016年3月10日致信阿根廷财政金融部、公债管理部门和阿根廷经济政治秘书处,其中援引了基塞水电站贷款协议的多项条款,包括与贝尔格拉诺货运铁路公司设施协议相关的“交叉违约”(cross-default)条款。信中称,若基塞水电站项目推迟或取消,将被视为水电站配套贷款协议项下的“违约事件”(Event of default),因此将触发贝尔格拉诺货运铁路公司设施协议中的“交叉违约”条款。

基塞水电站项目和贝尔格拉诺货运铁路项目(Belgrano Project)是同一时段中国在阿根廷投资的主要项目,两个项目的贷款协议中都包括“交叉违约”条款。贝尔格拉诺货运铁路贷款协议第21.5条款指出,在基塞水电站项目贷款协议中,借款方的违约金额超过0.25亿美元,将会触发贝尔格拉诺货运铁路贷款协议中的“交叉违约”条款,根据贝尔格拉诺货运铁路贷款协议第21.12条款,贷款方将会采取强制措施,包括而不限于取消相应的贷款承诺。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打印繁体】【投稿】 【收藏】 【推荐】 【举报】 【评论】 【关闭】【返回顶部
我来说两句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