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月份,全社会用电量累计增速同比提高,第二产业用电较快增长;工业用电量较快增..
近日从广东省经济形势分析会上获悉,2018年上半年,广东全省全社会累计用电量达到2..
近日,上海市发展改革委发布公告显示,6月份,上海全社会用电量126.8亿千瓦时,同..
企业专访
访中国电力科学研究院教授级高级工程师 侯义明:成于实践 归于初心
2018-02-08 11:46:48 来源:亚洲电能质量联盟  作者:郑珊珊 【 】 浏览:305次 评论:0

可再生能源网讯:从在“援老抗美”战场上勇立战功的雷达兵,

到退伍后回归学校的刻苦大学生;

从解决农村用电难题的下乡知识分子,

到恢复高考后“跃入龙门”的研究生;

从初入职场虚心好学、勤思肯干的踏实小伙儿,到如今声望显著、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配电行业专家……

他一路走来,每一步都是严谨而躬行,刻苦而坚定,谦逊而认真。

他,就是中国电力科学研究院教授级高级工程师——侯义明。然而当我们问他如何看待自己的工作时,他却洒然一笑:“我就是个电工嘛。”

“我当兵的时候,能够单手举起48公斤的炮弹。”

回忆起那段青春岁月,侯义明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他背脊挺得笔直,坐得端正,看起来精神熠熠。

那是一段刻骨铭心的岁月——参军打仗,有危难,更有锻炼和成长。侯义明翻出那时与战友在阵地的合影,跟我们讲述每一张照片背后的故事。“我是1968年2月去当的兵,在空军高炮15师43团,1966年组建,1986年撤编,我在雷达班,那时候才16岁。”刚一入伍就被拉到广西宁明,准备进入越南,执行抗美援越的作战任务,1969年撤回重庆。1970年执行毛主席签发的“11.8”抗美援老作战命令,1972年回国。共参加对空作战21次,击落敌机13架,击伤3架,每一个数字,侯义明都记得清清楚楚,因为那是镌刻在他生命里的坐标。

1971年的“5•14战斗”中,侯义明所在部队的兄弟连队在击落两架,击伤一架美国F-4(鬼怪式)战斗机的情况下,也遭到美国飞机疯狂轰炸,牺牲24人,受伤58人。为更有效地进行对空作战,部队采取了机动隐蔽的战术作战,频繁更换高炮阵地,埋伏在美国飞机经常出现的航线上。最艰苦的是“六天五转移”,在短短六天之内转移了五次阵地,晚上行军转移,白天修阵地做伪装,这堪称整个团历史上最艰苦、最频繁的战术转移。东南亚阴雨连绵,原始丛林里泥泞一片,汽车和火炮常深陷在泥沼中,“人拉车,车拉炮” 几十名干部和战士用粗麻绳拉着牵引车,牵引车拖着体积庞大、重达五吨的火炮,在泥泞中艰难行进,汽车变成了泥车,战士变成了泥人。

侯义明作为雷达班班长,除了随部队转移,到了预定阵地后,立即给雷达挖掩体,雷达就位后找水平、定坐标等工作外,还要关心战友鼓舞士气,六天中根本没有时间睡觉,也没有吃过一顿像样的饭。部队转移到预定作战阵地,炊事班就立即挖灶做饭。有时大雨哗哗,雨水从野灶的灶坑下面流过,连木柴都难燃着,做出的饭菜半生不熟,而且饭里有很多沙子,吃起来咯牙。可是战士们顾不上这些,一个个狼吞虎咽。一次有个同入伍战友到连队办事顺便看侯义明,发现他竟然拄着铁锹,站在那儿睡着了,连叫了几声他都没听见。

对空作战也是和敌人斗智斗勇,由于60年代我们的武器装备主要是仿制苏联的,高炮的有效射程、雷达的频率、指挥仪计算提前量的数学模型、计算速度等参数美国人都很了解,美国人采取了各种战术:如在我们高炮射程之外发射导弹和火箭、接近我阵地时突然改变为外环飞行,(数学模型以球形坐标为基础,外环时飞机飞行轨迹变为双曲坐标,指挥仪无法计算提前量)。谈到这些侯义明脸上的神情变得认真严肃,回忆起那一幕惊心动魄的时刻。有一天的夜晚,雷达屏幕上出现了疑似敌机的波形信号,距离隐蔽阵地30多公里,并以3秒一公里的速度直朝着我方阵地扑来,这个波形信号非常有规律的闪动,这和以前看到的敌机不规则忽明忽暗信号有些差别,一般飞机的波形是随着距离的临近,方向和高低角度变化越来越大,但这个信号随着距离的临近变化方向和高低角变化很小。在侯义明脑海中马上浮现出了一连串的问题——是美国人的干扰,还是美国飞机的袭击?这是出国作战以来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波形信号,侯义明将这个情况立刻报告连长。雷达车里只有他和几个雷达操作手,侯义明是班长,雷达目标的最终判断是由他来决断。随着波形信号的临近,打还是不打?万一是真的飞机怎么办?如果判断失误,不开炮,万一真是敌机会造成重大伤亡;如果不是敌机轻易开炮则会造成隐蔽阵地暴露。“连长,我们判断是敌人的干扰不是飞机。”侯义明用疑惑的口气告诉连长。这时前面的连队已经开炮,情况万分紧急,“确认是飞机还是干扰,要真的是飞机,我就枪毙了你!”此时紧张到极点的连长对侯义明下了最后通牒。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侯义明果断地做出判断:“这个信号是干扰,不是飞机!”他毅然决然地阻止了连长开炮射击。最终,侯义明的推断被证明是正确的——那果然不是飞机,而是美国人发的电子信号(早期的电子战)!

战场无情,威胁生命的阴云时刻笼罩。在经历了眼睛受伤、艰苦转移、生死抉择等同龄人没有的血与汗的征程,侯义明凭借着自己的知识和毅力,荣获个人三等功,他带领的雷达班荣获集体三等功一次。五年后,侯义明从空军高炮15师退役。

雷达兵是一个技术性强的兵种,侯义明在部队的经历在他后期的发展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正因为有这段经历,他更觉得需要加强理论学习。他说:“在部队的时候就想上学,感觉知识匮乏,只是一直没有机会。”直到1973年从部队退役,侯义明通过考试选拔进入了大学——太原工学院电机系电力系统自动化专业学习。

有过实际工作经验的侯义明学起书本上的理论知识如鱼得水。当实践和理论碰撞,晦涩的知识点也就融会贯通了。通过三年多的刻苦学习,1976年他顺利毕业后回到太原拖拉机配件厂当了一名电气技术员。后来,侯义明赶上了“干部下乡”。带着自己所学的知识,他去到了农村工作队和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

那时的农村劳动实行工分制度,到年底通过统计工分核算一年的收入,“工分工分,是社员的命根”,当时农村经常停电,到年底农民眼巴巴地等着算工分,拿钱和粮食过年。一停电,只得点着油灯,在昏暗的油灯下算得又慢,还经常出差错。侯义明利用农闲停下来的农用手扶拖拉机拖动电碾子用的异步电动机,并联一些电容器发电,解决了农村停电的大难题。

“学无止境”,大学的学习并不能满足侯义明的求知欲。1978年,国家恢复高考的同时也开始招考研究生,侯义明在农村边工作边准备考研,最终顺利地考入中国电科院研究生部,进入到更加科学、系统的学习他所钟爱的电力系统自动化专业。

纸上得来终觉浅,侯义明不仅仅是在读书的时候将知识与实践紧密结合,在工作中更是理论联系实际,事事躬行。朱熹曾说:“知之愈明,则行之愈笃;行之愈笃,则知之益明。二者皆不可偏废。”不嫌麻烦,不怕辛苦,电力中自有无限的乐趣。多学习、多思考、多实践就是侯义明一贯坚持的道路。

有时候,他优于常人的观察与思考还会带来“意外之喜”。有一次在给某个企业做项目时,项目尾款拖欠好几个月。他只好去厂里催款,正巧这个企业遇到一个棘手问题:35千伏的变电站在投运时,提示有接地故障,做耐压试验又没有找到接地点,迟迟不能送电,厂子折腾了一个多星期也没把问题解决,影响工厂生产。侯义明去了,他仔细听了送电时设备发出的声音,认真观察设备配置和试验记录,提出:“问题我可以帮你们解决,但是你们必须把尾款结清。”厂里同意了。侯义明判断这是PT参数引起的谐振问题,问题的根源找到了,变电站也很快投运正常工作了,在场的人都十分佩服侯义明的深入分析和精准判断,厂子也心甘情愿地结清了尾款。

了解侯义明的人都知道,他为人正直,性格直爽。工作上实事求是,讲真话。采用铝芯电缆还是铜芯电缆一直是电缆选型的具有争议性的问题,侯义明对此也有自己的思想。随着城市化的发展,电力电缆的需求量越来越大,在电网建设的成本中所占的比重也显著提高,铝合金电缆近年来市场宣传推广很多,有些甚至是宣传过度,如果盲目相信宣传,随意选用电缆,很容易留下安全隐患。电缆使用应该结合应用场所的特点和电缆特性,合理使用,铝合金电缆在一些场所就不应该使用,尤其是居民用户家中装修时尤其要注意。在一次专家会谈上,有人不分青红皂白建议,用铝合金电缆直接取代铜芯电缆。侯义明听后,直截了当地问在座专家:如果装修时把你家的电线换成铝芯的,你愿意吗?在场专家很多默不作语。侯义明给我们介绍,虽然在满足载流量和能量损耗的前提下,铝合金电缆的直接成本比铜芯电缆低,但是铝合金易氧化,氧化了就会增加电阻,不利于长期使用;最关键的是家庭用开关和插座的接头都是铜的,电线如果用铝芯的,就必需做好铜铝过渡处理,这是专业性的工作,处理不好会产生安全隐患。侯义明始终把电气安全放在第一位,综合考虑多方因素,结合实际应用的经验和教训,他认为不能一味地追求价格低、重量轻等远远排在人们用电安全之后的因素。

侯义明说自己在工作中喜欢和年轻人在一起,一方面自己保持朝气,另外一方面从他们身上能学习新知识。但是,侯义明在看年轻学子写的研究报告时,又深感很多人实践经验的匮乏,辛苦做出来的研究成果有些脱离实际,甚至还会出现一些和实际脱节的错误。从学校出来,进入研究院工作,不到现场去观察实践,必会导致对实际电网运行的了解不深入,研究成果不接地气。因此,侯义明鼓励年轻人多到实践中去学习去观察。他说“有这样的经历,没有成果,也有积累。”了解现场实际需求,做研究更有针对性,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在侯义明看来,作为一个合格的电气工程师,有三个品质至关重要。

首先,必须要有严谨的科学态度;其次,要把学到的理论和实践相结合,不能忽视从工程中学到的经验和教训;第三,工程中一定要使用成熟适用的技术。侯义明参与并主导制定了很多的国家和行业标准,因此深有体会。他认为标准不一定要求采用最前沿、最新的先进技术,很多新技术并没有经过实践的检验,不一定适合长期稳定安全运行。电气安全是大事,现代社会处处离不开电力,一旦停电,造成的损失可能是巨大的,停电引发的次生灾害可能演变成社会灾难。在保障安全性的前提下,我们不要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尽可能的应用那些经过多次实践检验过的、成熟安全的先进技术。

青春最好的五年,伴着炮火的轰鸣在战场上度过;大学毕业后下到农村,和大家一起下地劳动。这些看起来似乎都是“弯路”。但谈到这里时侯义明认为:“带着在工作和生活中遇到的问题去学习,比起直接坐在学校里采用灌进去的方式学习,更容易理解,记忆更深刻,反而收到了更好的效果。所以说,这些看似是弯路的经历,其实对人生是大有益处的。”随后,他语重心长地告诫我们,没有一段经历是白走的弯路,只想走捷径的人,没有走过弯路,反而更可能会有所疏忽。确实,自古成功在尝试,即使是弯路,路上也有别人不曾看到的风景。

采访完,侯工在送我们出中国电力科学研究院大门的路上,给我们聊起了他的小外孙的趣事。小家伙刚上小学,一次培训班到学校招生,必须通过考试才能录取,小家伙一下子就考了120分的好成绩,回来却对家人说:“其实我不想去上培训班,去参加考试只是想看看自己的实力”。侯工讲到这里我们都哈哈大笑,小家伙颇有一副侯工年轻时的魄力和情怀。

身处疆场,他是勇敢果断、屡立战功的战士;回归校园,他是勤奋刻苦又游刃有余的学生;响应“下乡”,他是扎根基层、为农民出谋划策的行家;“深耕”电力,他是夙兴夜寐、将用电安全视为己任的专家。即使遇到艰难,他依旧可以突破阻碍走上技术之巅;即使前路坎坷多变,他依然心怀电力,砥砺前行,不忘初心。“多学习、多思考、多实践”,这是侯义明这位学识渊博、谦逊恭谨的工程师一直不变的坚持。

侯义明简介

1981年中国电力科学研究院研究生毕业,现任中国电力科学研究院教授级高级工程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IEEE高级会员,IEEE P2030.3储能系统接入电网测试标准工作组负责人;亚洲开发银行清洁能源基金中国项目特聘专家。主要从事电力系统规划及智能配电网的研究工作,多次获得国家、电力部和国家电网公司科技进步奖,发表、出版多篇论文和专著。参加多个职能电网试点和示范工程的规划设计;参与和主持了多个国家、行业和企业电网规划和智能电网标准的制定和修编;参与制定《城市电力规划规范》国家标准的修订;主持起草了多个微电网/分布式电源的国家标准和行业标准。

作者后记

近期《芳华》热映,说的是文工团的故事,浓墨重彩的时代风情长卷里全都是那一代人的青春。

想必侯义明那一代人的青春也是如此恣意飞扬。尽管没有球场、阳光、舞步、借橡皮的同桌;尽管伴随着硝烟、鲜血、汗水、沐浴着枪林弹雨,但他们的眼神是明亮的,信仰是坚定的。

在枪林弹雨中走出来,弹片横飞、血肉模糊;上一秒鲜活的生命,下一秒灰飞烟灭,身边的战友牺牲了,他的芳华被染透了血色!没有侯义明这一代人在战火纷飞的岁月里的铁血之旅,哪有我们现在平静的生活呢?他们为了祖国,前线战斗;为了战争,奉献芳华。那一代人把芳华留在了战场,留给了时代。

冯小刚曾说过,自己当年也有战友去参战了,“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让战火中的《芳华》纪念在战争中为维护国家尊严献出年轻生命的战友们,他们不应该被忘记。”

向侯义明先生以及像他一样曾经为祖国浴血奋战的英雄们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打印繁体】【投稿】 【收藏】 【推荐】 【举报】 【评论】 【关闭】【返回顶部